李国庆狼狈不堪的这一年

李国庆狼狈不堪的这一年

喜欢和讨厌李国庆的人都在把他标签化。

有人话说得更直白,李国庆能有今天,就是因为走了狗屎运娶到俞渝,李国庆就是当当网的「负资产」。

结婚二十三年后,俞渝和李国庆终于拿起了“枪”,朝着彼此,扣动了扳机。此前,他在一档访谈节目中,自曝被老婆俞渝踢出局,细数“驱逐”三步曲:股权变更、逼走副总、再加“逼宫信”。直呼自己“整个一傻白甜”,“把我卖了的协议我也签”。

据了解,早晚读书是一款搭载了有声书的知识付费平台,用李国庆自己的话说,是“请名人大咖来解读书”。其中包括崔永元、于丹、麦家、纪连海、钱文忠等。

而有声书在知识付费中属于一个细分领域,其市场规模相对较小。艾媒咨询《2018年-2019中国有声书市场专题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有声书市场规模为46.3亿元。

11月29日,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身着羽绒服,背着背包,自己打车来到了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这是自李国庆俞渝夫妻两开撕以来,离婚案的第一次开庭。诉求是离婚、平分股权。

按照公开报道,今年俞渝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表示:“2015年,当当净利润是9200万元;2016年是8600万元;2017年净利润是3亿元,这一年净利润增长260%;2018年,销售额118亿元,同比增加14.4%,净利润4.25亿元,增长34.9%。”

被逼离开当当、夫妻双方反目、起诉离婚……自称“净身出户”的他有些着急想找回这个世界,重新掌控。他在微博上表示:“这一年多来我创办了早晚读书,开启了我事业的第三春。”

李国庆表示,“当年在美国上市的时候,管理层的占股是32%,其中我27.5%,俞渝5%。后来,当当私有化的时候,我同意和俞渝的占股比例变成了五比五。后来俞渝建议双方各自拿一半股权给儿子,并代持了儿子手上的所有股权,最后俞渝持股64%,李国庆27.5%”。

国家信访局新闻发言人、研究室主任牟海松表示,此次国家信访局将21家中央部门更新的清单先行向社会公开,是为了方便群众了解掌握和各地各部门工作中使用。其余中央部门清单将根据完善情况陆续公开。

可以印证的是,10月24日中午,李国庆在微博发文称,目前俞渝要求他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

此次先行集中公开的清单涉及国家发展改革委、民政部、财政部等21个中央部门。记者从清单中看到,各部门对本领域内各类信访诉求的法定途径、法律法规依据等作出精确说明,具有较强的可操作性。

不久,俞渝再次提议夫妻二人各拿出一半股份给儿子,李国庆签字照办,但负责变更登记的俞渝并未将她的那一半股份转给儿子。

安信证券一份关于知识付费的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知识付费用户规模达2.92亿人,2020年预计市场规模235亿元。

李国庆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早晚读书的小目标是超过当当网,用户数要达到年活4000万,利润要达到5~6亿元。

有业内人士认为,即使按照当当网2018年估值75亿元,保守计算,两人合计持有91.71%股权,估值就达到约68.78亿元。按照目前股比,俞渝持有64.20%股权,估值约44.16亿元,而李国庆持有27.51%股权,估值约18.92亿元,

“然后我们再有小股东同比例稀释,稀释个8%,我就变成了24.5%了,本来我27%。反正就这样了,先说一人拿一半,变成了我先拿一半,后来又国内不能有外国人,我们弄一公司机构还可能国内上市,就是即便卖不成海航还可能在国内上市,不能有美国人,于是好,那她又给代持了。这些都有邮件为证。”

今年6月1日,李国庆的新创业项目“早晚读书”正式上线,据李国庆自己介绍,早晚读书是互联网时代,把知识付费和读书结合起来的一种听书模式。

细心人会发现,相关媒体报道中,俞渝的持股比为64.2%,也远超《公司法》第二百一十六条对控股股东持股50%以上的要求。

“当初创办当当网解决了出版社卖书、读者买书的问题,这次重新创业,成立早晚读书是要服务读者,让读者买了书、看了书的同时还能够分享,打造精品,共创知识付费的未来。”李国庆称。

京东创始人刘强东曾说,李国庆真幸运娶到俞渝,可以和他一起打拼。

在这样一个不到50亿元规模的市场里,却有着众多强悍竞争者,包括有喜马拉雅、蜻蜓FM、荔枝、得到、樊登读书、懒人听书和酷我听书等。

2019年4月2日,当当股权变迁剧情又有了新进展,李国庆让出北京当当的监事职位。

从身家百亿的“中国电商第一人”到夫妻反目对薄公堂,他是怎样一步步走到今天的?

当当的实际控制权就这样戏剧性地发生了转换。

对于李国庆来说,2019年注定难忘且波折。他仿佛一直在控制和失控间挣扎。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10月28日,李国庆创业项目“早晚读书”官方微博发文称,早晚读书在当当网上的店铺被当当单方面关闭,将保留依法起诉的权利。

谈到为何创办早晚读书,李国庆表示,目前的知识付费行业缺乏解决读者痛点和需求的方案,普遍存在组稿严重、广告多体验差、伪排行榜、大学生拆书稿等伤害求知者的行业乱象。

年终岁末,或许在夜深人静之时,李国庆一定会慨叹他这狼狈不堪的一年。

至此,李国庆失去了在北京当当的一切职务,成为一个仅持有27.51%股权的股东。他称自己被净身出户,就带走了一个茶壶。但只要当当经营正常,他手中持有的27.51%股份,就能保证他仍然是一个坐拥数十亿资产的富豪。

从项目成立至今,李国庆已有数十条微博中提到“早晚读书”,更是把早晚读书称作自己的“宝宝”,可见李国庆对早晚读书项目的重视。

被逼离开当当、股权争夺、起诉离婚……就像电影画面一般,在眼前一闪一闪。

李俞二人对公司控制权的争夺似乎已成定局,可是夫妻二人的感情纠纷还在继续发酵。

2016年9月28日,当当从纽交所退市。私有化后,当当变成了夫妻店。根据李国庆的描述:私有化后按照俞渝的提议夫妻二人将共同持有当当的股份均分为二。

从职位情况来看,李国庆的职位为经理、执行董事。如此看来,李国庆在早晚读书中似乎的确没有控制权。

对此,李国庆转发该条微博并表示,“当当单方面关闭店铺,都不提前知会一声,这样的做法霸道,而且小气的可笑。”

从目前的情况看,李国庆想要通过离婚来获得财产平分,而俞渝则希望通过离婚前的协议约束将原本就已经被逐出当当的李国庆的持股限制在25%以内。

至此,曾经的创业伴侣彻底决裂,无论后续事态如何演变,李国庆曾经的“成功企业家人设”已全面崩塌。

「所谓婚姻就是有时候很爱他,有时候想一枪崩了他。大多时候是在买枪的路上遇到了他爱吃的菜,买了菜却忘记了买枪。回家过几天想想,还得买枪。」

2019年胡润百富榜显示,李国庆和俞渝夫妇以70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名第573位,较上一年财富上涨8%。

据启信宝数据显示,早晚读书由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天津万卷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4月2日成立,法定代表人为李国庆。

在公众号海克财经发表的《李国庆是如何被逐出当当网的?》一文中,李国庆曾自述境外公司股权有一部分转到其儿子名下,后又转到俞渝名下。

比如,司法部的“司法行政系统通过法定途径分类处理信访诉求一览表”明确,对投诉法律援助违规收费的,投诉人可依法向法律援助机构所在地的司法行政机关投诉,不服司法行政机关投诉处理决定的,向有权管辖的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对投诉司法行政机关不依法履行信息公开义务的,投诉人可向上级行政机关、监察机关或者政府信息公开工作主管部门举报。

当天,一位财经资深媒体人在朋友圈这样写道:「一个婚姻失败事业失意渴望性生活的男人,大雪即将来临之际徘徊在北京街头,就像这个转折年代的隐喻。」

据悉,2016年9月,国家信访局曾向社会集中公开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等37家中央部门的依法分类处理信访诉求清单。2018年3月,中共中央印发《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对中央部门组织架构、机构职能进行了重建和调整。根据调整后的职责,相关中央部门对清单内容进行了梳理更新。

去年3月,海航发布公告拟收购当当的前几天,李国庆在朋友圈意味深长的写道: